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两百一十四章

作品:饲养全人类|作者:三百斤的微笑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8-10 22:01:22|下载:饲养全人类TXT下载
  神话时代落幕了,她只是要去见证最后一切,与它一同落下帷幕。

  此时的心情有些愉悦轻松,又带着一丝丝复杂,道长生没有死,但青帝死了,断天帝死了,给她的触动还是很大。

  她一身青衣长剑的古装少女形象,渐渐落入凡间,行走在一个个古风山川街道上。

  “没有神的凡间,不知道未来的时代,会怎么样变化?”她睁大眼睛,看向四周,“他们修炼速度太慢了。”

  她走过一个个城镇,见到一个个侠客,甚至有些站在城墙上比武,下面无数百姓围观,她继续前行,忽然看到有个小地方儒门方士的学子,站立山川上,正在一起制造一个极其简陋的热气球,欢呼一片。

  “可以,再做大一些,它可以让我们飞向天空!”

  “天上,可真有天界?”

  “天界不知,可必有星辰!我们可上天摘星辰,为我们这些儒门方士,证明我们的能耐。”

  “前些年,天落流星,无数人前去,有一名大侠捡到天降星辰,以星辰陨铁,打造成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绝世神兵——避魔剑,可斩妖魔。”

  “云山大泽有妖邪,常有我们的镇民进入,被妖邪迷惑,不知所踪,如果我们能有至宝,不会弱于那些武人!可进入降魔!”

  ...

  她继续行走,走过一个个小镇。

  看到一个个身披青衫的侠客,仗剑走江湖,潇洒到极致。

  在低等境界中,现在的法修一脉太过弱小了,体修占据优势极大。

  “才过去一百五十多年,世界就不一样了....”她走在大地之上,未免有些觉得淡淡的孤独。

  这个时代,最痛苦的是妖族。

  妖族是天地万物生灵开慧,现在这种环境,难以化形,彻底灭绝了。

  反倒是古族都比妖族好一些,古族是古神后裔,体型本来就庞大,奇形怪状的身躯,被人们称为妖魔,他们时不时进村吃人,趁着夜晚袭击人类,甚至聚在云雾大泽中,抵挡那些降妖除魔的侠客。

  而现在的蛮巫一族,魁梧人高马大,被驱赶到塞外,放牧草原,自成一蛮国,谓之蛮夷。

  “其他三族各有生存,真的没有妖族了吗?”她终究算是妖族一脉,与青莲属于同族,青莲一死,她便是彻头彻尾的妖祖,妖族的复兴落在他的头顶上。

  她有些迷茫,不断游走着大地。

  又一日,一则可怕的消息响彻天地,武神段千羽,突破紫府境,一人一剑进入王宫,击败御前侍卫,文武百官,质问大周皇帝,令起废除限制武人门派的律法。

  “我为陆地神仙,当开门立派。”段千羽昭告天下,“古老时代,建木为天下灵根之祖,碎而残存大地,我幸得一株分支,种为‘人参果树’,栽种于庭院内,不断凝聚果实,得以修炼至此,天下有缘者,皆可来拜我为师!”

  朝廷中,无数大儒悲愤。

  “大言不惭,自称为神?”

  “武人之力,一人敌国,可如何是好?”

  武人横行无忌,没有人可以牵制。

  而他们这些儒士在地方当官,需要黎明百姓的供奉,一心为百姓着想,全都堂堂正正的修炼,吸收地方子民的香火,反而不如他们快速。

  毕竟凡人的气息再多,汇聚一起也太过薄弱,进境缓慢。

  “这真是一个悲哀的时代啊。”

  青藤露出淡淡平静,继续大步向前,想要在自己老死之前,再多看看这个世界,尝尽这个世界的美味植物,这本来是她的初衷。

  这一天,她在一个阴郁的天气中路过了一处贫瘠村落,忽然有感,信念猛然一动。

  有妖的气息!

  “这片凡间,怎么可能还有妖?没有强者,便没有内天地的浓郁能量滋润,生灵不应该再有机会开慧才对。”

  她停下脚步,缓缓进入了一个简陋的小屋中。

  “我苦读三年寒窗,必然要报效国家,现在,武人横行无忌,不管生民,天下受灾不断,而南域外,又有一个个山川大泽,隐藏妖魔吃人,北域中,又有草原蛮族,虎视眈眈。”

  一个书生少年,不断看着一页页书籍。

  青藤目光低垂,看着书生的桌子旁边一只小白狐,她眼眸黑黝黝的转动,穿着人类灰色破旧衣服打扮,仅仅露出头部,看着下面的这个书生,它也在旁边跟着读书,津津有味,看的是小衍算经。

  小狐狸忽然神经一动,连忙发出简陋的声音,连忙出声,“拜..见...上神。”

  书生一颤,也扭头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出现在门口的青衣少女。

  “现在天要降雨,路过此地,借屋檐暂时躲避一下。”青藤笑着,无视这个书生与小狐狸,扭头看向角落里的花盆里,是一株建木。

  “你是!”书生忍不住惊声道。

  “她是地母青藤,她说天要降雨,天便是她的弟子....”

  青藤扭头,顺着声音感应这个熟悉的气息,是以前的一位故人。

  “木愿成....”

  她望着眼前,这是道长生的生父,曾经在建木上,开天建木宗被道长生暴打了一顿,替母亲报仇后,便恩断义绝...

  哗....

  忽然之间,大雨倾盆而下,雨落屋檐,吹得这破烂的屋子不断咚咚作响。

  青藤看着这一株老迈的藤木,没有说话。

  “青藤地母,我知道您回来....”那一株青藤开口:“我一直在等,等了近百年....”

  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。”

  “当年,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带上天庭的天神。”木愿成低语解释,“他们都知道我与道天帝的关系,我这个旧时代的神祗,只能带着当年的妻子与家人,在凡间里支撑了数百年....”

  “你的家人呢?他们现在都去哪了...”

  “人类...是人类,他们在降妖除魔,我们不断被追逐,我的妻子都是妖族,她们修为的太低,都渐渐随着渐渐老迈,再也扛不住了,化为了普通的植物、动物,我把她们埋在了路边。”

  “我们一直逃,一直逃,最终只剩下我和我的女儿...”

  木愿成开口说道:“前两年,我被年轻的侠客们降妖除魔,不断的跑,甚至失去了人形,只剩下元神逃了出来,我一直在等,一直等....”

  “我明明都已经要死了,却还在坚持,因为我觉得我不能那么简单的死去...”他声音沙哑起来,这当年隐世圣地的宗主竟然带着哭腔,呜呜呜的抽泣起来,“当年的错,我已经一辈子的偿还,一切都偿还,妖族的时代,不应该那么落下....”

  他声音复杂极了,缓慢艰难的伸展枯萎的一根枝叶,仿佛招呼那只小白狐过来,“父辈的过错,不应该延续在孩子上,她与道长生是兄妹,应该是这片天地最后的一名妖族了。”

  “父亲....”那只穿着人类衣服的白狐,忽然落泪。

  青藤看向他,“按照你的寿命,你已经早该死了,所以你因此坚持到了现在?”

  “是啊。”这一株枯萎到极点的灰黑青藤,看着窗外的风景,传来沙哑苍老的声音,情绪丝毫没有波澜,“我早该死了,看着青衫侠客,儒士,纷争而充满朝气的江湖,我这些年疯魔了一般,一直跑,也一直忍不住去过很多地方,找到处寻找我们时代的痕迹,却根本找不到,你们都消失了,只剩下我一个。”

  哗啦啦啦!

  窗外忽然落下磅礴大雨。

  滴滴答答洒落在这一株窗口的盆栽青藤上,两扇开合的红木窗,不断随着暴风拍打着。

  “这个世界,只剩下我一个人,再没有任何一个新的同类,真是残酷,以及万分的寂寞。”青藤再次传来虚弱的声音。

  萌妹顿愕了一下。

  “实际上,我也要死了。”在暴雨的细碎声中,青藤在窗台坐下来,看着这一株藤蔓。

  “怎么可能!连最古老的妖祖也要离开了吗?难道妖族,彻底只能留存西纪元的神话时代...一尊大帝的寿命,不该那么快就结束。”木愿成声音苦涩。

  “我并未突破大帝。”

  忽然,木愿成沉默了。

  萌妹忽然放下了架子,坐在窗边,在暴雨中,对着这一株青藤盆栽,聊起了神话时代的典故,木愿成也聊起自己年轻时争帝的过往,认识了青衣然。

  那时的他,从未想过要当负心汉,只是被岁月推动,随波逐流,渐渐的自己也心冷下来,受到父辈的指导,安心继承开天建木宗,成为宗主。

  “我这一辈子,或许早该死了....不过,我也觉得我活得很值,因为没有我这个恶人,未必有道天帝,没有人能站出来对着苍天怒吼,现在的时代,或许就不同了....一个个时代在沉浮,得得失失,谁又算得清楚?”雨越来越大,木愿成的声音越来越小,甚至渐渐没有了声息,“地母啊...您或许不是不能突破,只是内心觉得无所谓,从来不去追求,觉得死亡也无所畏惧....”

  她浑身缓缓一震,看着他的尸体,内心闪过淡淡的孤寂。

  “或许,的确是我没有竭尽全力想要突破,在道长生、青帝离开后,我就觉得无所谓。”她似乎心有明悟,目光淡淡的越过了这株青藤盆景,看向窗外的雨幕。

  滴答滴答..

  清澈的雨水坠入窗台,洒落清澈的白色水花。

  “妖族,或许真要没落了。”

  她自嘲的笑了笑,站在阴暗房间中,朱红的窗户依旧随着暴雨拍打着,盆栽已经彻底没有了声息。

  身后的读书少年,以及小白狐浑身发颤,恭恭敬敬站在原地,低垂着头。

  忽然。

  青藤扭头看着小白狐,“曾经,我给过一个要上天的老人意见,他镇压了古神时代....后来,有一个孩子拜我为师,他成为了道天帝,镇压了一个祖巫时代,现在....你可愿拜我为师?”